拖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拖链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前员工曝微软乱象高管性骚扰频发酗酒普遍

发布时间:2020-03-23 11:30:29 阅读: 来源:拖链厂家

感谢shenbbs的投递北京时间11月20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微软英国公司前员工对老东家提起诉讼,爆料了微软内部的混乱现象,包括高管频频性骚扰、集会酗酒现象严重等。很多人认为,微软到处都是呆板的工程师。但是这类观点完全毛病。一起索赔1000万英镑的诉讼揭开了微软英国公司内部不为人知的一面:行动猥亵、酗酒普遍、性骚扰肆虐。这完全颠覆了微软良好的企业形象。

这起前微软英国高级主管之一西蒙·尼古斯(Simon Negus)针对老东家的诉讼里提到,微软英国公司高级经理们常常对同事性骚扰,女性高管们常常吵得不可开交,在混乱的集会上高管们喝醉以后依然不限量供应着伏特加酒。这听起来完全像是上世纪80年代的事情。也许有人认为,办公室集会出现这类行动并不是罕见,特别是以“努力工作,纵情玩乐”为信条的销售人员。但使人惊讶的是参与这些行动的微软高管数量惊人。西蒙·尼古斯曾是微软英国公司高级主管之一,他被解雇的缘由是在有关是不是在公司的“全球微软交换”年度集会上亲吻女同事托尼·诺尔逊(Toni Knowlson)的调查中撒谎。他还被指责对多位女性实行性骚扰。尼古斯对所有指责均予以否认,并起诉微软非法解雇。他还揭开了微软其他高管在集会上的行动。由于法律缘由,这些高管的姓名没法公然,但根据目标者称,一名已婚高管对知名女商人埃玛·克洛尼(Emma Cloney)性骚扰,致使后者在保护下匆匆离开集会。微软反驳微软英国高管首次就这些丑闻公然表态时承认,这极大打击了公司的士气,但其实不承认这类行动已构成文化。微软英国营销和运营总经理斯科特·多兹(Scott Dodds)表示:“我们的员工对微软的名字出现在这样的报导中感到很不高兴。没有人愿意听到自己的公司出现这样的事情。这不可避免地致使员工产生怀疑,也令我们非常担心。”多兹表示,尽管如此,微软并未采取直接措施来改变这种情况,并称这起诉讼中提到的情形“很难与我们所知道的公司情况相匹配”。多兹说:“我看到的是一种非常公然、相互尊重的文化,并且建设性地自我批评。我们与其它企业是一样的。”微软英国企业业务总经理尼古拉·霍德森(Nicola Hodson)对此表示同意:“我们与其它公司没有甚么区分,职责明确、员工支持。”前员工爆料英国媒体与数十位微软现员工和前员工进行交换,他们称亚特兰大集会上出现的情况只是“冰山一角”。很多人在提到这些事情时都不愿泄漏姓名,乃至有人购买了新的手机和电脑来进行交换。一名消息人士称:“我们优秀的科学家,他们能够恢复任何资料,我可不愿意将自己置身险境,然后成为公众人物。”这些人当中的一名前高管称,微软高层的性骚扰现象非常普遍。他说:“这是一个男人俱乐部。进步的唯一途径就是成为一个着女人装的男性。”另外一位前员工称,他离职的缘由就是他为自己上司的行动感到“羞耻”:“过量饮酒和行动粗鄙已成为普遍现象,还有破坏酒店设施、在餐厅乱扔食品等,而且常常是公费支出。我失去了对这家曾非常尊重的公司的信任,尤其是在公关部门发来自我吹嘘的邮件,称微软是一家慈善企业的时候。这类两重标准令人作呕。”最近在美国得克萨斯州提起的一起关于性骚扰的诉讼案称,微软美国公司一名高层主管曾说,他对日本海啸中的遇难者“没有丝毫同情”。这番言论是在公司一次会议上做出的,当时他提出了美国业务超出日本子公司的建议。微软称会严肃对待任何情势的轻视现象,包括性别轻视和种族歧视,“这类言论的出现使人悲叹”。直到此时,微软美国总部的很多员工依然认为,这些丑闻只是纯英式风格的“衣帽间行动”。最好跨国雇主美国机构Great Place to Work Institute最近将微软评为全球最好跨国雇主。尼古拉·霍德森表示:“我们有一流的家庭政策,有托儿所。我们为准妈妈们开设了活动俱乐部,她们返回工作后还有体形恢复俱乐部。我们在最大范围内支持多样化。”但在长时间关注微软的Pacific Crest证券分析师布兰登·巴尔尼科(Brendan Barnicle)看来,微软的文化完全是竞争。他说:“一个人的竞争优势就会成为另外一个人的诽谤工具。微软一直保持着竞争文化,从比尔·盖茨到史蒂夫·鲍尔默。”微软首席运营官凯文·特纳(Kevin Turner)也是一个重要推动力。巴尔尼科说:“他非常好胜,非常具有侵略性。”这位前沃尔玛副总裁在要求微软专注于用户的同时,还要专注于员工表现。微软员工被自己的同事们匿名评选为“优秀”、“合作”和“不合格”,只是最近才被量化考评体系取代。一名消息人士称:“量化表已成为微软的核心。”微软高级经理们承认,他们对自己手下的员工还有“积极减损”和“消极减损”目标,即保存微软需要的员工,向不需要的员工说再见,而且最好不签一张支票。不过这些做法仿佛在跨国企业里习以为常。正如斯科特·多兹所说,微软的竞争者们“不会束手待毙”。面临强大对手微软过去面临的是微软与苹果之间的盖茨vs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的两人战争,而现在微软在各条阵线上都面临着强大的对手。除苹果以外,甲骨文、SAP和VMWare都对微软不同方面的企业业务构成了真正的威逼,固然又出现了谷歌。在截至6月30日的财年,微软营收创纪录地到达将近700亿美元,净利润到达233亿美元,但是微软的影响力却不断下滑。在鲍尔默执掌微软的11年间,微软的市值已缩水过半。在互联网搜索领域,谷歌完全压抑了微软必应,而且谷歌已进入了云计算和曾的微软领地--企业领域。正如一名微软高管所说:“如果谷歌的目标逐渐走向成熟,它将对微软的生存构成威逼。我们将这看做是一场没有平局的游戏,非胜即负。”对很多高管而言,微软的竞争力已出现出不健康状态,微软在防御方面投资过大。本月早些时候,Microsoft 365博客称,谷歌的产品策略就像“烹饪意大利面”,而这对其它企业带来了风险。在被称为首款真正Windows手机诺基亚Lumia 800本周推出之前,微软对抗谷歌Android操作系统的主要武器是收购专利,进而起诉Android装备生产商。正如一名微软高管所说:“我们使用的是法律武器,而非创新工具。”固然,这句话也不完全准确,由于微软的体感游戏控制技术Kinnect就是一个重大的创新突破。但“这类创新数量太少”,一名消息人士说,“我们需要回到比尔·盖茨领导下的那个时期,充满了智慧与原则的时期。”巴尔尼科认为:“微软将自己的每一个部份都看做与谷歌一样创新与具有竞争力,而这是所有企业都没法企及的。”访问:

微软中国官方商城

合肥长淮医院热门文章

乌鲁木齐大西北皮肤病医院热门文章

武汉中西医结合医院排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