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拖链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传奇故事选个汉奸当娃爹-【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29:08 阅读: 来源:拖链厂家

一、军官的耻辱

1945年8月15日正午,日本天皇向全国广播了接受波茨坦公告、实行无条件投降的诏书。9月9日上午,中国战区受降仪式在中国首都南京中央军校大礼堂举行。1945年10月25日,中国政府在台湾举行受降仪式,这成为抗日战争取得完全胜利的重要标志。

抗张胜利了,但不等于国内从此就太平了。驻扎在江苏的国军某部接到命令,休整三天后,立即向北行军。

想到此一去千里迢迢,某营一连连长廖向军请求回家一趟。驻军虽然离廖向军的老家只有不到一百里地,但因战事吃紧,廖向军从未回家探亲过。上司也很喜欢这个作战勇敢的连长,就破例给他一天的时间,让他骑快马回家一趟。第二天晚上,一定要赶回来。廖向军答应一声,挑了一匹好马,连夜向老家槐树屯奔去。

因为战事已停,路上除了几个国军的关卡,没有别的阻力。黎明时分,廖向军一路奔驰,战马冲进村里的时候,东方刚刚泛出一丝鱼肚白。

谁知,当廖向军急匆匆叫开家门,父母见到他,除了高兴甚至还有一点尴尬。廖向军也没多想,毕竟自己当兵后很少回家。像这次,就三年没有回来了。

“桂花怎么样?她怎么没出来?”廖向军说着就往里屋看。廖向军的父亲叹了口气,蹲到一边抽旱烟袋去了。母亲也用手擦着泪,嘴唇哆嗦着,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这下,廖向军急了,大步走到里屋门前,猛地掀开布帘——谢天谢地,妻子桂花正坐在床头看着他,但目光中明明流露出怯意。廖向军来不及多想,大步奔过去,一把把桂花搂在怀里,笑着说:“没事就好。吓死我了,我以为你出事了。桂花,现在抗战胜利了,我们就能在一起过日子了。不过,我们刚接到命令,又要赶赴东北……我时间不多……”廖向军一边语无伦次地说着,一边去解桂花的衣服。但奇怪的是,桂花并没有惊喜地迎合丈夫,而是把手放在两人中间,好像要撑出一个空间一样。廖向军有点奇怪,松开拥抱桂花的手,借着窗外透进的微弱晨光一看,才明白为啥父亲叹息、母亲哭泣——桂花的小腹微微鼓起。也就是说,桂花怀有身孕。

廖向军只觉得头嗡地一下,浑身哆嗦。

“说,谁干的!”廖向军一双虎目瞪着桂花,手不由自主地伸向腰间的驳壳枪,“他娘的,老子在外面枪林弹雨,你却在家里给我养汉子!如果你不告诉我是谁,老子毙了你个狐狸精!”桂花吓得直往后躲,眼里瞬间溢满泪水。

听到骂声,廖向军的父亲冲进来,一把夺下儿子手里的驳壳枪,大声说:“桂花没有错……这件事后,她是想自杀的,但被我和你娘劝住了……”说着,廖向军被父亲拉到外屋。

廖向军只觉得天旋地转,自己是一个军人,还是一个军官,这件事乡里乡亲都知道的,这个敢动自己老婆的人,一定不是一般人。但自己是个男人,老婆被欺负,如果不能报仇雪恨,自己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父亲说:“你现在才难受,你知道桂花多难受?你知道村民怎么看她?你知道……”

“所以,我要杀了那个淫贼!”廖向军双眼喷火,“您老人家就别啰嗦了。快告诉我是谁干的!我就是前途不要的,也要宰了他个狗日的!”

廖向军的父亲叹了口气,走过去关上屋门,这才小声对廖向军说了几句话。廖向军惊得目瞪口呆,但他明白,这个仇是不能报了。但他立即想到,这件事的真相不能让外人知道,眼下当务之急,就是找个“替罪羊”,让这件事渐渐平息。

二、选个“淫贼”

第二天,廖向军来到县城,找到了警察局长欧阳剑。欧阳剑是他黄埔军校的校友,两人见面,自然是互相寒暄一番,都恭维对方升官发财了。虽然现在抗战结束了,但身处军营的廖向军来这里找他,一定有事。因为廖向军来之前根本不知道老同学是这里的警察局长。

“说吧,老同学,有什么事需要帮忙?”欧阳剑边给廖向军倒水边问。

廖向军正色道:“我这次来是想找个人……你想想,现在牢里关押的,将要处死刑的,都是些什么人。”欧阳剑想了想说:“啥都有,有抢劫杀人的,有投靠日本人做事的……”听到这里,廖向军赶紧问:“投靠日本人做事的多吗?”欧阳剑骂道:“操,不少。这些狗日的汉奸认贼作父,早就该杀了。”廖向军说:“老同学能不能让我看看这些人的档案?”“那可不行。”欧阳剑立即警惕起来,“我说老伙计,你不会是参加军统了吧?这些档案可是机密,给外人看,弄不好会掉脑袋的。再说了,这些汉奸都是死有余辜,没一个好鸟,看不看都一样。”廖向军叹了口气说:“兄弟你也知道我的脾气,不到迫不得已,我也不会提这样的要求。”接着,廖向军这才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欧阳剑一听,刚喝进嘴里的水差点喷出来:“老同学,你吃错药了吧?给自己老婆找奸夫?还是冒牌的?”廖向军示意他小声,认真地问:“这是要放到你身上,你怎么办?”欧阳剑一拍桌子,大吼道:“我他妈找到他,拨了他的皮!”廖向军叹了口气,又问:“如果你没法找到他了,该怎么办?是不是该找个人背黑锅?老百姓就这样,越不知道这件事谁干的,越是猜测;如果让他们知道了答案,而这个人又是罪大恶极,或许就会对被害者由鄙夷变成同情。我这样想,都是为妻子好。你不知道,我们部队又接到命令,要开拔到东北去了。这一去,不知还能不能活着回来,我不能不为家人着想啊!”

听了廖向军这番推心置腹的话,欧阳剑也低下了头。他想了一会儿说:“好吧,既然事出有因,仁兄又这么大义情怀,这忙,我帮了。”

档案室里,几十个汉奸的档案摆在桌上,廖向军一个个认真翻看,找了好久还没找到合适的。

欧阳剑有点不耐烦了:“我说老同学,不就找个替身,不用这么麻烦吧?”廖向军头也不抬地说:“我得找个长得像的。你不懂。”欧阳剑更奇怪了,说你他妈连人没见过,哪来的像不像?纯粹扯淡玩。

半个小时后,廖向军指着一张照片说:“就他了。”欧阳剑一看,是一个叫秦日贵的人。这人早年留学日本,跟着老同学龟田一郎的部队一起来到中国,做了龟田一郎的翻译。他爹是县城一家绸缎庄的大掌柜。日本天皇宣布投降后,秦日贵知道日军大势已去,就趁乱跑回家,藏在家里的一个阁楼上。不承想,一个伙计因为父母被日本人杀害,特别痛恨帮日本人做事的人,于是,他就报告了警察局,将秦日贵抓了起来。半个月后就是公审大会,秦日贵和这批汉奸一样,都要被枪毙。

十分钟后,秦日贵被带到审讯室。奇怪的是,审讯室里没有那些光着膀子手持刑具的警察,只有警察局长和一个穿便衣的人。但直觉告诉他,这个便衣不是一般人,这从他犀利的目光中就能断定。

“秦日贵,你知罪吗?”欧阳剑温和的话似乎更吓人。

“该说的我都说了。我是个书呆子,只想到了学有所用,没想到会害了这么多国人……我认罪。”

“那你有没有替你家人着想?半月的公审大会后,你们家将会称为汉奸家庭,被所有有良知的中国人唾弃,你的父母会被老百姓的唾沫星子淹死……你曾经想到这个后果吗?”

以太之光内购版

口袋征服破解变态版

螺旋圆舞曲手机安卓版

蜀山斗剑bt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