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拖链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叶檀钓鱼式的财政专项资金可以休矣

发布时间:2021-01-25 10:14:05 阅读: 来源:拖链厂家

叶檀:钓鱼式的财政专项资金 可以休矣

税收法治与公共财政,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而现在,硬币的两面都模糊不清。  财政部企业司综合处原处长陈柱兵,利用手中的国家专项资金管理权,在10年时间里,单独或者伙同他人收受财物2454万元,平均每年索贿245.4万元。据保守估计,其经手的财政专项资金,如果 20%成为其回扣,就会有1.227亿的财政专项资金遭到荼毒。  财政专项资金,是由财政部门拨款的、专门指定用途或者特殊用途的资金,专款专用、单独核算。财政专项资金无所不包,举凡科技、现代农业、物联网、文化产业发展、重点文物保护、廉租房,甚至稀土、教育部“985工程”、地质矿产调查等,都是用设立的专项资金专门加以扶植。  设立专项资金,是家长式的财政使用方法,与现代公共财政体制背道而驰。什么地方需要补助、什么行业需要发展,统统纳入财政专项资金,由财政部门撒些资金“胡椒面”加以调剂,完全不考虑预算的科学性、监管的成本等等。这些资金,与其说解决了中国经济发展中的实际困难,不如说拉长了资金使用链条、降低了资金使用效率、扩大了财政部门寻租空间、增加了公共财政决策的难度。  专项资金使用效率低下的痼疾由来已久。今年7月24日,在陕西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4次会议的联组会上,针对委员提出的专项资金“没有配套资金,不同程度存在被挤占问题,造成项目推动困难,出现新的欠账,审计认为违规”的问题,陕西省财政厅副厅长的解释是,专项资金使用不合理、配套资金不到位的问题,由来已久。主观原因是我们的财政预算管理不严格,缺乏严肃性;客观原因是基层单位财力有限,配套能力不足。药方有三:一是要制定科学合理的配套资金政策,二是要细化预算金额,三是要加强监督管理。  这种药方根本没用,表面上看,财政专项资金有监管、专款专用、有验收,实际上,由觊觎补助款者拉一帮赞助者验收,实在不费吹灰之力,潜规则互相欺骗之余,也给拨款者脸上贴金,似乎有多么关心中小企业、多么注重文化教育。而当今中国的大学排名、中小企业的生存现状,已对其投下了反对票。  安徽决定部分改期,在同期举行的安徽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上,安徽省财政厅厅长罗建国表示,安徽省今年将全面清理省级现有的财政专项资金,对一次性项目、已到期项目、中央明令禁止的楼堂馆所建设类项目、可交由市场和社会承办的项目等进行清理取消。  效率低下不说,寻租、败坏市场经济道德,则突破了公共财政范围,更是对市场的玷污。  除了陈柱兵案外,危金峰案也颇具代表性。去年7月中旬,中国证监会决定,终止对新大地的IPO审核。这家大规模造假准备上市的公司,曾经获得了不菲的财政补贴,而时任广东省财政厅副厅长危金峰则渗透到新大地公司中,其岳母曾云香持有38万股、占比1%。  危金峰案发后,其本人及岳母均被广东省纪委带走。此外涉案遭到调查的还有危金峰的妻子饶小芸,她案发前在省纪委工作;危金峰的妻妹饶小香,供职于广东省经信委工业园区处;平远县副县长赖彬洪,曾经主管财政工作。  该文指出,财政官员和企业高管之间的交易,早已不是个别现象。来自财政部门的人士分析,上级确定拨款数量,下级负责项目设计,这种现象被戏称为“相互钓鱼”,掌握话事权的官员,则从项目资金中抽取回扣,额度可在30%以上;参与“分赃”的,有时还包括科研院所、项目验收专家等。利益链条中,多方谋求、实现寻租,几十亿、上百亿无主的财政专项资金的很大一部分,就流入到了个人口袋里;而另一部分,则成为样板工程的成本。  在一个寻租较为普遍、失信较为寻常的市场,拉长资金使用链条卷入的各方利益群体,无法做到有效监管的财政使用方法,是改革滞后、利益製肘的一大陋习。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危金峰虽为利益中人,却曾撰文指出:专项资金分配缺乏公开性和透明度,权力过度集中,为设租、寻租提供了温床。大家都不傻,不过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  羊毛出在羊身上,转移支付、专项资金多,意味着财政的税费不可能减少,企业的生存环境将更加恶化。如果财政收入下降、负债增加,意味着把债务“传”到以后,实行驼鸟政策。上述两种情况无法让人乐观,钓鱼式的财政专项资金,可以休矣。最彻底的做法是,放手让市场配置资金,彻底取消包括财政专项资金在内的所有财政补贴。

河北订制工装费用

北京定制休闲衬衫

天津衬衫定制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