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拖链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悬疑故事之K的夏天[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56:15 阅读: 来源:拖链厂家

01

灰色的路面被太阳烤得发软,汗水落在地上马上就会变干。透过车窗能看见地面蒸腾出一层婀娜的热浪,来来往往的路人和车辆全都扭曲得变了形。交通频道的主持人在广播里开着玩笑:扔块牛排在地上会变成几成熟呢?

血管里就像爬着蚂蚁,我静不下心,虽然车里有空调,但我就是不愿意等美姨。可她却还在店里跟两个很八婆的售货小姐唧唧歪歪,如果不是她那张脸漂亮,爸爸才不会要她呢。听说她在跟爸爸结婚前在那种很复杂的地方工作过,这样的继母,真想赶她出家门。

“您慢走,欢迎您下次光临。”在我的耐心额度即将用完之前,美姨总算扭着腰出了店门。在她身后,是正对着我们指指点点的两名导购小姐,似乎颇为羡慕,隐约有议论声传来:

真是一对姐妹花。

什么姐妹花,那是太太的女儿。

女儿?不可能吧,太太那么年轻……

美姨打开车门进来,热浪和美姨身上的香水味让我嫌恶地皱起眉头。美姨递过来一只蓝色绒面首饰盒,讨好道:“十八岁生日礼物,看看喜不喜欢?”

她以为这样就能收买我?未免想得太简单了吧。我懒得看,直接扔包里,“我爸的钱也不是捡来的,别这样大手大脚。”

“我没有,我只是想送你一份礼物。”美姨的声音明显小了些。

“有空就去相亲吧,早点找个长期饭票比较保险。你别忘了,我爸已经死了,林博那样的小男生可是靠不住的。”我很不领情地说道。昨天我看到她又跟那个林博打电话了,那个戴黑胶框眼镜的大学生曾是我的家教,两人不知暧昧了多久。

也许我的话太直接了,美姨的脸上呈现出复杂的表情,过了好一会儿才低声说:“KIKI,我不会再结婚了,我只希望能跟你一起生活下去,我们不要吵架好吗?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商量着来。”

又是这套!美姨比爸爸小二十岁,她怎么可能真的爱爸爸?又怎么可能这辈子只跟我生活在一起?法律规定,再婚夫妻得共同生活满八年才可以财产共有,不过是为了钱而已!她和爸爸共同生活没满八年,所以她做这一切只因为我是这个家光明正大的继承人罢了。我白了她一眼,刚想说点什么,手机忽然响了。

“KiKi你在哪儿?罗娜死了!罗娜死了!”是黎晖的声音,听起来很慌乱,“你昨天找过她没?”

她不是去香港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有点懵了。

“你快点来罗娜家。”黎晖匆匆挂断了电话,听起来他那边很嘈杂。

“出什么事了?”美姨关切地问道。

“你自己回去吧。”我拎着包下了车,看也不看就掉头走了。

“有事给我电话,我等你回来吃饭!”美姨在身后冲我喊道,但她的声音很快就被这个城市的噪音吞没。

真烦,虚情假意的女人!

02

我拦了辆的士去罗娜家,一路上不停地催促司机快点再快点。我和罗娜从初一起就同班,我们的星座血型都很合,平时逛街买衣服也常挑中同样的款,我们的父亲也在一起做生意。她曾开玩笑说,我俩不闺蜜简直天理难容。我会跟黎晖在一起,也是罗娜帮的忙。总之,罗娜是我最好的朋友,美姨连罗娜的一个脚指头都比不上。

一周前罗娜跟父母去了香港迪士尼,我们就没再联络。没想到今天黎晖居然说她死了?!她怎么可能会死呢?不过黎晖从不跟我开玩笑的,他是那种一板一眼的人。越来越想不通,再加上接连遇到红灯,更让我心烦意乱。

赶到罗娜家后我才发现,事情比我想象的要严重。罗家别墅前停着好几辆警车,大门前也拉起了黄色的警戒线,所有闲杂人等都不得入内。我看到罗娜的妈妈在接受警察的问话,一句话得停好几次才能哽咽着说完。我在警戒线外观望了好久也没看见黎晖,明明是他叫我来的,可他却不见了,我只好跟周围的人打听情况:因为罗爸爸有公事,所以罗娜和妈妈就先从香港回来了。昨晚罗娜外婆不舒服,罗妈妈陪她去医院了,留罗娜一个人在家。因为罗娜外婆身体一直不太好,所以这样的事以前也常有。可今天上午罗妈妈回来时发现罗娜倒在门后的地板上,气息全无。罗家用的是指纹密码锁,外人不可能打开,屋里也没有闯入的痕迹。这种情况在本格推理上被称之为密室,如果不是自杀,密室杀人,通常都是很厉害的手法。

罗娜得过心肌炎,除了心脏不太好外身体还算健康。前几天还玩得那么开心,没有熬过夜,实在是没有理由猝死,所以罗妈妈认定是谋杀,拨打“110”叫来了警察。经过警方的现场勘查,也确实没发现有外人闯入的痕迹,屋子里的指纹全都是罗家人的。唯一的疑点就是罗娜的右手手心有一圈微红的灼伤。真正的死因还需要尸检后才能出结果,警方表示暂时不能排除中毒的可能性。

我呆呆地站在院子里,亲眼看到罗娜的尸体被抬出来,她的一只手按住胸口,穿着睡衣,周身洁净没有血渍,反倒显出别样的肃杀。有人往她身上盖白色的裹尸布,那一刻我还怀疑自己在做梦,一切都是幻觉,如果我扑上去叫罗娜的名字,也许她就会坐起来,搂着我一起大笑吧。为了证明自己是否在做梦,我用力地咬了舌尖,一丝腥甜瞬间就湮没在喉头,疼出了眼泪。

我最好的朋友真的死了!我在摄氏四十度高温的下午打了个大大的寒战。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鬼故事分页: 1 2 3 4 5下一页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