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拖链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毒井甘泉凤凰原创大赛[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48:13 阅读: 来源:拖链厂家

在这次招商引资洽谈会上,东江市可谓是出尽了风头,大大小小的外资企业一下子就被他们包揽了三十多家。有个日本企业还特意选中了让历届市领导都感到头疼的“老底子”——石仙镇。石仙镇是以一尊石仙雕像命名的,辖区内的村民大多尚武,上至八旬老翁,下到六岁小童,个个都会练两下子。这一带的武术套路,最有名气的当属解放前遗留下来的“石仙拳”。

石仙镇的新任镇长名叫石吉祥,他是全省的第一个聘任制干部。市里非常重视日方考察代表的接待工作,市长责令石吉祥亲自领纲。夕阳西下的时候,客人终于到达了石仙镇。他们一个是武田株式会社的社长千金武田由美子,另一个是由美子的弟弟,武田株式会社的拓展部长武田真一,这两人居然还都是“中国通”。党委书记老齐带着四大班子领导列队欢迎,不过由美子看得出来,站在外围的群众,特别是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们并不是很高兴,她甚至还感觉到了一丝丝敌意。

由美子和武田真一住在镇政府的贵宾招待所里,他们早上醒来,一起到广场上去练习空手道。这会儿,镇上的男女老少,也都在三五成群地磨掌打拳呢!大家看到日本人杂乱无章的格斗方式,纷纷跑来看热闹。几年轻人出言不逊,硬说他们这是在玩杂耍。武田真一刚想发作,恰巧石吉祥赶来了。他连忙打招呼说:“嗨,二位晨练呢!这么快就入乡随俗了!”由美子尴尬地笑道:“是呀!我们就是随便玩玩的,见笑了!”石吉祥苦笑了一下说:“乡亲们不懂得欣赏,请二位千万不要见怪呀!”武田真一听了这话,双手攥得“咯咯”直响。他真想用自己引以为豪的空手道功夫,去会一会这帮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乡巴佬”。但是,他望了一眼由美子高深莫测的表情,终究还是强忍住了心中的愤怒。

用完早饭,石吉祥带着二位客人四处参观。当他们走到石仙雕像的附近时,石吉祥亲切介绍说:“这里曾经有一座铜头石身的菩萨雕像,可是在六十多年前就已经失踪了。现在的这座石像,只是一个仿制品罢了!”由美子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说了一句:“真遗憾!”武田真一则露出一点狡亵的笑容。

这时候,正好有村民上山打水。他们纷纷跟石吉祥打招呼道:“镇长,有客人呢!”石吉祥亲切地说:“是呀,大家又去打水了?”人们异口同声地回答道:“是呀,这井水特别甜,就是难运了一些。”等人群过去了,由美子大惑不解地询问石吉祥:“石先生,你们这里还缺水吗?”石吉祥收起了笑容,满腹愁绪地说:“是呀!镇里的很多水源都有问题,大家只好到这眼驼井和南关水库里取水用。将来,等我们有资金了,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这个问题。”武田真一似乎还在惦记着早上遭遇的不悦,他面无表情地接话道:“石先生,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投资。你们这里的条件很好,所以资金不成问题。不过,听说贵镇素有武术之乡的美誉。在下正好略懂一些拳脚功夫,所以想借机切磋一下,然后再制定投资的数额。”石吉祥怔了一下说:“请问武田先生,此话怎讲?”武田真一冷笑着说:“我们就以一亿元人民币做为投资底限,比试十场。贵方每打赢一场比赛,我们就投资一千万,如果贵方输了,依此递减。大家点到为止,而且每位优胜者还可以得到我的私人奖金一万元。但是若有伤残,后果自负,你看这样行吗?”石吉祥心中自咐:原来这武田姐弟是早有预谋的呀!但是,对于这块送到嘴边的肥肉,他虽然暗暗自喜,却又不敢擅作主张。石吉祥故作严谨地说:“十分抱歉。这事儿太过重大,我得请示上级!”由美子害怕石吉祥当下拒绝,就借故岔开了话题。

石吉祥立了军令状,他说至少能够留住五千万元外资。市长随即下了批示:石仙镇的武术大赛可以举行,但是必须要有体育局的介入,还要做好应急防护措施。石吉祥把这个消息转告了武田姐弟,并且还和他们签定了法律公证书。

东江市武术大赛如期举行,会场就设在石仙山上。石吉祥根据报名的情况,首先找到几个根基扎实的小伙子做了心理工作。他强调,输赢并不要紧,但是不能畏首畏尾的,让日本客人小瞧了。谁知道,第一场比赛就让石吉祥大跌眼镜,大家甚至还没有看清楚武田真一用的招式,石仙镇的头号选手就被打倒在地。石吉祥心里暗暗叫苦,看来武田真一是有备而来的。他的空手道功夫拳拳干脆利落,招招先声夺人。第一天的五场打下来,石仙镇便多了五个病号。乡亲们恨得咬牙切齿,但是赛前已经立了规矩,每天只打五场。

石吉祥垂头丧气地来到老齐的宿舍,老齐连忙安慰他:“胜败乃兵家常事,咱们不是还有明天吗!”石吉祥颓废地说:“市长的脾气你也知道,我看明天一过,咱俩就等着卷铺盖走人了。武田真一的空手道至少都有六段七段,乡亲们那些花拳绣腿基本上就是白给!”老齐神秘兮兮地笑着说:“那咱们就不会请请高人?”石吉祥这才想起年过八旬的爷爷来,他可是这一带公认的武术宗师呢!但是拳怕少壮,如果爷爷出了闪失,自己岂不是要后悔一辈子?想到这里,他赶紧推辞着说:“不行,爷爷都这么大年岁了,怎么能够参赛呢?”老齐胸有成竹地说:“石爷爷当然不能参赛,但是他可以给我们当当顾问嘛!”石吉祥顿时茅塞顿开,他一拍脑袋说:“对呀!我怎么就忘了这事呢?”

石吉祥和老齐连夜找齐了第二天的参赛选手,把他们带到石仙山下的石家村。石爷爷好像诸葛亮似的,早就料定了这一切。他大门敞开,正等着石吉祥他们一帮年轻人呢!老齐直截了当地道明了来意,石爷爷不禁叹了一口气,说:“其实,他们姐弟俩一来我就猜得八九不离十了。那个武田真一呀!像极了咱们的一个老冤家。”看着大家面面相觑的表情,石爷爷这才娓娓道来:“抗战后期,石仙村来了一帮鬼子的残军。他们不明就里喝了驼井里的泉水,有很多人生病乃至死亡,但是却找不到一个可以治病的办法。村里人想到日本鬼子的种种暴行,竟然出奇的抱团儿,连小孩都没有把驼井有毒的事情泄露出去。也许是因病生疑,进而生恨,鬼子兵就主动开始挑事了。其中有一个叫做武田久夫的日军小队长,他看到乡亲们个个武艺高强,就想和我们比试比试拳脚。当时我年轻气盛,就跟他打了一场,结果我用家传的石仙拳赢了一招半式。鬼子中队长嫌武田久夫丢了天皇的面子,就把他降为普通士兵。后来,武田久夫前来寻衅滋事,我再三忍让,他还是跑回鬼子中队告了状,结果鬼子仗着武器先进,把全村杀了一个鸡犬不留。鬼子们抢走了石仙,等我带着游击队赶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奇怪的是,从那以后驼井水愈发清澈,居然慢慢地就能吃了。”

石吉祥听得心里只犯着急,他说:“爷爷,你不要说那些没用的事了,关键是有没有办法帮助我们打赢武田真一。”石爷爷说:“看看把你急的,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这练功夫的事情,怎么能是你说会就会的?”老齐心急如焚地说:“那怎么办?难道咱们就等着被小鬼子打败,然后再让他们堂而皇之地撤走资金吗?”石爷爷看着大家难为情的样子,自告奋勇地说:“看来我只得倚老卖老了!”大家一时间没了主意,石吉祥连忙起身说:“这绝对不行!万一你老人家……”还没等他把话说完,石爷爷就成竹在胸地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孩子们,我总得先试试武田真一的套路吧!不然怎么教你们呢?”大家这才恍然大悟。

第二天,武术比赛照常进行,这次首先上场的正是德高望重的石爷爷。看着武田真一飞扬跋扈的样子,大家都暗暗地为石爷爷捏了一把冷汗。两人相互施礼以后,武田真一就一招紧接一招地穷追猛打过来,石爷爷只得左当右避,始终还不上手。几个回合之后,武田真一忽然变换了身法,他避实就虚地俯身闪到了石爷爷身后,伸手就想去捞石爷爷的下盘。但是,石爷爷的身法好像更加灵活,他用一个“仙人凌空”便轻轻松松地躲了过去。紧接着,石爷爷右拳紧握,并且以一招“仙人拂袖”朝着武田真一的后脑勺砸去。台下的乡亲们松了一口气,有人喝彩道:“哈,这下可算是见识到石仙拳了!”由美子吓得一声尖叫,但是又定睛一看,石爷爷并没有将拳头砸下去。武田真一缓过神来,他直起腰板就去反抓石爷爷的肩膀,石爷爷好像猜到了武田真一的心思,他猛地把头向下一压就躲了过去。这时候,武田真一猛然侧身,让出一个虚位,石爷爷的“仙人下凡”落脚未稳,就中了圈套。武田真一大喜,他一个高踢腿漫过肩膀,直朝石爷爷的面门而去,石爷爷使出一招“仙人指路”低头闪过,却想不到那一脚又从下盘撩起,石爷爷躲避不及,一下子就被踢翻在地。全场一片哗然,武田真一假意走上去搀起石爷爷,石爷爷朝他笑了笑说:“真是后生可畏呀!”然后,就被石吉祥和医生们背了下去。

接下来的四场比赛,武田真一三下五除二就结束了战斗。他耀武扬威地站在台上,不可一世地对着老齐落座的方向说:“这次比赛,我们大日本的“空手道”战胜了你们中国的“石仙拳”,请问大家还有不服气的吗?”老齐气得脸色铁青,却又无可奈何。武田真一继续发难道:“齐书记,难得乡亲们有这么好的雅兴,要不然咱们明天再比一场,如果我输了,仍然投资一个亿,但是你们输了,就得把山上的那个石像无条件送给我们。怎么样?”老齐的气不打一处来,他恼羞成怒地说:“好,咱们一言为定!但是武田先生,我奉劝你,不要高兴得那么早了!”说完话,他就失态地先行离去了。

老齐赶到石爷爷家时,市里的医护人员已经走了。石吉祥镇定自若地坐在石爷爷的床边,他看到老齐来了,就眉开眼笑地问他战况如何?老齐已经把石像抵押出去了,他虽然不好意思说,但是又不得不说。石吉祥听了老齐的满腹委屈,他和石爷爷相视一笑说:“这就对了,齐书记呀!你立大功了!”老齐就像一个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

武术大赛又迎来了第三天,最后一位攻擂手居然会是镇长石吉祥。对于这个人选,乡亲们众说纷纭,就连由美子和武田真一也都感到非常意外。石吉祥身穿一身练功服,他英气逼人地向大家挥了挥手说:“石仙镇自古以来就有以武会友的文化传统,今天的比赛无论谁输谁赢,我希望大家都要兑现承诺。另外,我们以后每年都要举办一次武术大赛。大家说,好不好呀?”老齐带头鼓掌叫好,台下群众一片沸腾。

比赛正式开始,武田真一自然不敢大意,他每次出招都会留出三分余地。石吉祥知道,他这是在摸底呢?但是武田真一的所有招式,石吉祥就像未卜先知了似的,逢招拆招,见式收式,一直折腾得武田真一筋疲力尽,叫苦连天。紧接着,石吉祥使出了石爷爷用过的石仙拳,并且在速度和力度上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只见石吉祥紧握双拳,飞快地变换着方位,一通“仙人凯旋”劈头盖脸地朝着武田真一的每一个所到之处奇袭而来。说时迟那时快,武田真一还没有醒过神来,他突然觉得双腿一麻就应声倒地了。这个“仙人凯旋”正是石仙拳的“绝招”,它的秘诀就是以速度掩人耳目,然后出奇制胜。武田真一当即表示,他输得心服口服。石吉祥悄悄地告诉他:“我以前在大学的时候,就是专门研究竞技体育的,刚刚我用的石仙拳不过是中国功夫之冰山一角而已。其实你并没有输给石仙拳,而是输给了博大精深的中国功夫!”

这时候,石爷爷面带微笑地走到台上,他铿锵有力地拉着武田真一的手说:“乡亲们呀!我刚刚看到日本客人的时候,心里也是挺纳闷的。但是反过来想想,几百年的驼井毒泉都能化解了,我们两个民族还有什么化解不了的渊源吗?”紧接着,他又当着大家的面,给由美子和武田真一讲了六十多年前的那段往事。由美子听了石爷爷的一席话,羞愧难当地走上擂台说:“石爷爷,谢谢您让我们知道了历史真相!请允许我在此代表爷爷武田先生,向石仙镇的全体乡亲们道歉了!”她说完话,就和武田真一一起对着台下,深深地鞠了一躬。

回到招待所里,武田真一给石吉祥打了一个电话。他真诚地说:“对不起,石先生!其实,武田爷爷当年只带走了青铜仙首,而那座多灾多难的石像被日本军队推倒以后,一直都浸泡在驼井里呢!”第二天,石吉祥陪着由美子和武田真一悄悄地用仪器从驼井里提取了千年石像的粉末,又取了一些源泉水,随即送到市里报检。化验结果显示,毒泉里含有少量的鉈元素,而石像里居然蕴含着丰富的普鲁士蓝。普鲁士蓝不仅化解了鉈毒,它与鉈的水合物还有消渴解暑,美容养颜的功效。驼井甘泉的商机一片大好,非常适合开一个矿泉水厂。也就是说,武田久夫弄巧成拙的同时,石仙镇的老百姓们也因祸得福了。

由美子和武田真一首先援建了一座自来水供应站,然后是在出席了矿泉水厂的奠基仪式后走的。石吉祥告诉他们,有空的时候可以带着武田爷爷到中国来看一看,石仙镇人民欢迎他。姐弟俩异口同声地说:“谢谢大家,爷爷他一定会亲自前来的!”

后来,武田久夫真的来了,他还带来了青铜仙首。不过迫于商业机密,那尊沉睡在驼井甘泉淤泥里的千年石像,还要永远地埋在地下。而那些已经过去了的仇恨,也让它永远地埋在地下吧!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